•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廣西都安易地扶貧搬遷戶的新生活
    發表時間:2019-11-08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新華社南寧電(記者陸波岸)瑤族漢子廖振毅和母親坐在新住房的門前,看人來人往,母子倆有說有笑的臉上,洋溢著滿滿的幸福。“這兩年,我一家生活發生了大變化,這在以前想都想不到。”他說。

      廖振毅家住廣西都安瑤族自治縣三只羊鄉可力易地扶貧搬遷安置新區,一家5口住在一套90平方米的新住房里,明亮的房間,嶄新的物件,整潔的家居,讓他這個新家看起來簡樸又舒適。

      都安瑤族自治縣地處滇黔桂石漠化片區,境內石山巍巍,全縣面積4000多平方公里,石山面積占89%,素有“石山王國”之稱,環境惡劣,條件艱苦,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十三五”期間,全縣易地扶貧搬遷任務達10511戶46747人。

      搬到這里之前,廖振毅家離這20多公里,交通不便,全屯人住的都是泥土房,上一層存放糧食雜物,中間一層住人,下面一層養豬雞鴨牛羊。

      2016年以來,都安瑤族自治縣按照“精準規劃、精準搬遷、精準幫扶、穩定脫貧”的思路,大力推進易地扶貧搬遷工作。

      截至2019年8月20日,全縣20個安置新區計劃建設的11110套(棟)安置房已完成主體建設且全部達到搬遷入住條件,有18個完成配套設施建設,完成搬遷入住(含交鑰匙)建檔立卡貧困人口44558人。

      2017年8月29日,鄉親們一起搬到三只羊鄉可力易地扶貧搬遷安置新區。新區建成聯排式安置房210棟,距離高速公路出口僅2.5公里,安置貧困人口210戶1069人。

      廖振毅的住房是一棟一層半小樓,廚房有燃氣、自來水,客廳有電視、沙發,臥室有新買的床鋪、衣柜。“以前,我家住的是泥土房,一陣風刮來,灰塵泥土紛紛掉落。”廖振毅在新住房里比劃著說,以前每次遇到狂風暴雨,一家人晚上都無法睡個安穩覺,害怕整座房子被風雨吹倒。現在,一家老小不再擔心晚上風雨刮倒房子了。

      可力易地扶貧搬遷安置新區住戶的新住房,幾乎都是廖振毅家這樣的布局擺設。記者進門時,同樣來自龍牙屯的余萬合正在廚房里用燃氣做飯,他說,搬遷前都是燒柴火做飯,每當生火,泥房里煙塵繚繞,不方便也不衛生。

      離余萬合家不遠處的新區廣場上,7歲的余筱蝶和幾個小朋友在展覽的老照片上尋找搬遷前自己的老房子。記者上前一看,這些老照片上的村屯,和廖振毅搬遷前的龍牙屯幾乎一模一樣,山石嶙峋,泥房連片,有些住房已經破敗不堪。看到記者帶著相機,幾個蹦蹦跳跳的小朋友,爭相拉著記者到他們新住房門口幫他們照相。

      這是都安瑤族自治縣易地扶貧搬遷安置新區生活的一個縮影。全縣20個安置新區,有的緊靠大路,交通便利;有的傍著河水,環境優美;有的臨近縣城,就業路廣。已經搬出大山的人們,正在“瓦房變樓房”的新家園,過著美好新生活。

      搬得出還要穩得住、能發展、可致富。都安瑤族自治縣在推進易地扶貧搬遷工作中,堅持“挪窮窩”與“換窮業”并舉,通過“貸牛(羊)還牛(羊)”全產業鏈扶貧模式、“扶貧車間”和東西部扶貧協作轉移就業等措施,促進搬遷群眾持續增收。

      廖振毅所住的新區也建有“扶貧車間”,但他在新區開辦一家小商店。“政府幫我辦好各種證件執照,扶持我一臺冰箱,出錢幫我購進第一批價值3000元左右的貨物。”廖振毅說,在政府引導扶持下,他這個從沒做過生意的大山人,開始做起了買賣。

      記者到訪時,廖振毅正在商店里擺放各種貨物,不時有鄉親前來購買東西。“以前,我連怎么進貨都不懂,現在能和外面各個商家討價還價談生意了。”

      忙完商店里的事,48歲的廖振毅拍拍手,挨著87歲的母親坐在新住房的家門口拉家常,幸福的笑臉在秋日的陽光里盡情綻放。“現在,我這個商店兩個月的生意收入,就相當于搬遷前在老家種一年玉米的收獲。”廖振毅說。

      廖振毅說,住房從茅草房到泥土房,再到現在的鋼筋混凝土樓房,交通從步行翻山越嶺,到現在家門口車來車往,老母親見證了時代的變遷,親身感受到了易地扶貧搬遷政策給大山貧困群眾帶來的實惠。每天,老人家一有空就坐在家門口,和一起搬到這里來的鄉親拉家常,暢談新家園、新變化、新生活。

    網站編輯:白夢潔

    友情鏈接

    日本极品a级片_日韩壹级毛片欧美壹级_日本壹级特黄大片_日本毛片免费视频观看_免费黄片视频在线观看201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